<address id="hzlnv"></address>

                兩會本網報道>>正文
                仡佬族服飾和刺繡需“溯本正源”
                —— 訪省政協委員、貴州省婦聯副主席、遵義市文聯黨組書記肖勤
                2019年02月01日 09:21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羅元濤
                更多
                  
                    “縱觀網站和市場,仡佬族服飾中女裝‘幅布為裙’的筒裙型制結構多被嫁接成苗族的百褶裙、直筒短裙,布依族的褲裝等,民族歷史特征、生活特征在服飾上的體現消失殆盡。”在今年的全省“兩會”期間,省政協委員、貴州省婦聯副主席、遵義市文聯黨組書記肖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談及仡佬族服飾的保護和傳承,肖勤今年向大會提交了《關于抓好貴州省仡佬族服飾、刺繡、紋樣保護和傳承的建議》。
                    為了論證提案,她先后多次到道真、務川、平正等仡佬族聚居區域,對仡佬族服飾文化進行走訪和調研。并依托史料對仡佬族服飾的起源和風格進行核實。仡佬族是貴州世居少數民族之一,貴州境內仡佬族人口幾乎占全國仡佬族總人口的90%以上。仡佬族在漫長的歷史長河里為中華五千年燦爛文明作出了重要貢獻、留下了特殊的印跡。
                 
                民族古老遺風的“貫頭衣”
                 
                   “仡佬族繼承了南方少數民族古老遺風的‘貫頭衣’”肖勤說,據史料記載,新石器時期,“貫頭衣”已成為一種典型的衣著風格,原始而實用。“貫頭衣”是在一幅布的正中央剪出一條直縫,將頭從直縫里套入,然后再將兩腋下縫合起來的衣服。
                    肖勤告訴記者,古代文獻《山海經·海外東經》《漢書·地理志》中都分別記載著關于“貫頭衣”的服飾結構。至今保存完好的古老“貫頭衣”被日本正倉院所收藏,由古代百越民族贈送給朝鮮之后再流入日本,用絹料制成,長76厘米,裾口寬22厘米,其衣右上方有“東大特羅太久衫天束勝宗四年四月九日”(約公元749-757年)墨書字樣,這和《后漢書·倭人傳》中記載的服裝結構、材質、尺寸相一致。
                    肖勤認為,“貫頭衣”形制結構服裝在仡佬設計中得以保存和傳承下來,無疑是仡佬族居住的特殊地理自然環境以及最原始動機的功能性決定的。仡佬族普遍世居于崇山峻嶺之中,多為高山,自然條件惡劣,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物質的獲得很有限,所有生產工具和生活器具均從功用性以及環境的適應性出發,而“貫頭衣”沒有太高超的剪裁方法,以布幅現有的機織寬度進行縫制,無一絲一毫的浪費,穿著簡單,符合仡佬族特定生存環境的選擇。
                    “在仡佬族服飾中,仡佬族婦女‘幅布為裙’的筒裙,將整幅織布直接圍于腰間成筒狀,該樣式體現了歷史上貧困的仡佬族在日常生活中盡量保持衣料原始狀態、守全不破的生存智慧。仡佬族男子幅布為褲的‘緬襠褲’。‘緬襠褲’襠較寬大,褲腿中線和外側斷縫,內側翻折符合人體雙腿前后活動時的牽引狀態,大襠有利于日常勞作,天熱時可挽起,下蹲勞作時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也一種便于運動和生活需要而又不嚴重破壞面料完整性的智慧之作。”肖勤說。
                 
                仡佬族服飾的歷史表達被拋棄
                 
                    讓肖勤感到遺憾的是,“貫頭服”“筒裙”的結構型制,除了部分專家之外,在貴州已鮮有人知。
                    除此以外,目前來看,仡佬族服飾前短后長的結構型制保留較好。肖勤坦言,至今各個館藏和民族機構沒有收藏到一套完整、完好的仡佬族傳統服裝。《百苗圖》中的仡佬族服飾因其日常化、平民化,過于簡潔,難以體現區別。由于缺乏民族歷史文化和服飾的專業研究人員,各地在制作仡佬族民族服飾時各取其好、五花八門,從道真、務川兩個仡佬族苗族自治縣30周年縣慶中可見,仡佬族服飾的歷史表達被拋棄,代之以舞臺服裝概念,穿的人不知道自己穿的是什么,制作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制作。
                    一個民族服飾特征的消失,意味著民族文化密碼、文化認同、文化自信的丟失。肖勤認為,從人類學角度出發,有必要對仡佬族服飾、刺繡和紋樣進行搶救、挖掘和保護。
                    近年來,隨著民間力量對于文化傳承與保護參與意識的增強,仡佬族服飾與刺繡的保護呼聲日益高漲。在遵義市,有一家紅腰帶公司,該公司做了大量的采風和田野調查,收集到了一部分較為完整的仡佬族刺繡紋樣和針法,彌補了政府部門和相關機構組織缺少仡佬刺繡資料的缺陷。據介紹,我省仡佬族老一輩繡娘現存不多,遵義市至今僅剩殷啟桃老人1人,已83歲高齡,因體力和視力原因,無法動針,也無傳承人。
                    肖勤告訴記者,除了遵義市,銅仁市區域內的仡佬服飾和刺繡則受土家族、苗族服飾和刺繡影響的痕跡較重,能與仡佬族歷史、地理、生存特征互相聯系互為佐證的元素十分稀少。而全省范圍內仡佬族地區用于節慶和公眾展示的仡佬族服飾大部分屬于舞臺服裝,元素混亂堆砌的痕跡較重,讓人深感擔憂。
                 
                民族文化保護再難也要推進
                 
                    面對仡佬族服飾技藝文化的消逝,肖勤提出了具體搶救建議。
                    肖勤建議,首先將仡佬族服飾和刺繡搶救性保護納入省級研究課題或專項領導小組工作內容,由省民宗委組織仡佬族歷史文化研究專家、貴州省刺繡工藝研究專家、長期研究仡佬族刺繡的民間組織或公司、攝影師、繡娘等組成專項工作組。加快收集保存,以文字、影像等方式整理編輯進入圖書館、博物館留存。開啟部分學術爭議的討論,在討論和爭議中發現和解決問題。努力將仡佬族服飾基本制式和民族標志性刺繡紋樣進行統一,無論世界各地的仡佬族服飾有什么變化,至少在貴州要有一套相對統一的元素,而收集統一工作不管難不難,先開展起來,動起來總比不動強。其次,結合貴州非遺保護工作,加大仡佬刺繡傳承人的培養力度。最后,結合專家組調研的結果,對仡佬族服裝進行基本形制結構和基礎紋樣的統一。
                    “希望能得到相關部門的重視,仡佬族的仡佬語言目前能說的已經寥寥無幾,習俗被同化也很嚴重,如果還不搶救服飾的話,將是我輩之過,再多理由也難辭其咎。其實,真正的難,不在于民間是否還有東西值得去找,真正的難在于我們的心,心不動、萬物不動,都不行動的話,仡佬服飾將面臨失傳的危險,將成為貴州少數民族發展史中的一大遺憾。”肖勤說。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