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zlnv"></address>

                三農聚焦>>正文
                陜西平利“多多農園”王秀梅帶動51戶脫貧:“總書記說,電商是一種新興業態,鼓勵我們好好干!”
                2020年04月24日 19:15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佚名
                更多
                  
                    4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正在平利縣考察脫貧攻堅情況。在平利縣的一個社區工廠里,央視新聞的鏡頭記錄下了這樣一幕:“直播是趨勢,要好好珍惜。”在社區工廠里,總書記對平利縣電商協會秘書長王秀梅表示。
                    王秀梅是陜西平利縣電商脫貧的帶頭人之一,王秀梅所負責的當地多多農園合作社,共有51戶貧困戶。
                    2019年,有經驗、懂電商的王秀梅成為了平利縣多多農園的帶頭人。拼多多捐助了合作社52萬元的啟動資金,并提供了業務培訓和流量扶持。半年時間內,王秀梅和中國數萬名新農人一樣將脫貧變成了自己的創業起點:成立合作社激發農民積極性,由合作社定向收購和加工,并在拼多多上開啟新品牌,利用直播帶貨,并將收益返還給農民。
                    如今,王秀梅所在的多多農園合作社店鋪,已經成為平臺上養生茶類目的熱銷產品。


                ▲央視新聞采訪和記錄下了王秀梅與總書記的交流對話“總書記說,電商是一種新興業態,鼓勵我們好好干”,目前在拼多多上通過直播為合作社店鋪售賣扶貧產品,已經成為了王秀梅的日常主要工作。(圖片來源:央視截屏)

                    平利縣屬于秦巴連片特困區,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程度深、脫貧和鞏固脫貧成果難度大,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是最難啃下的“硬骨頭”。平利縣也不例外,此前經濟發展一直落后,“十二五”末,全縣依然有貧困村79個,貧困發生率高達22.4%。
                    成立電商合作社、利用新電商資源開網店創品牌、上直播,在王秀梅和多多農園的示范效應下,這已經成為平利電商脫貧的典型路徑。目前,平利縣在拼多多開設店鋪近千家,除了當地特產絞股藍、野菜、木耳、蜂蜜、苞谷花等農副產品,包括絲襪等工業品也都搬上了網,被帶進了直播間。

                    從年輕人到成為“新農人”

                    最近,王秀梅又多了一個身份——平利縣電子商務協會秘書長。
                    因為在拼多多上做得不錯,王秀梅被選中成為當地電商帶頭人之一。
                    今年31歲的王秀梅是平利縣人,從小就在平利縣長大。2010年,王秀梅從安康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先是做了幾年的幼兒園和小學的教師工作。但安穩的工作并不能撫平王秀梅想創業的躁動內心。2015年年底,王秀梅便辭掉了工作,回到了家鄉。



                2019年,在國家扶貧辦的指導下,拼多多與陜西平利縣政府簽署“扶貧戰略合作協議”,平利縣“新農人”王秀梅被聘為平利縣多多農園絞股藍合作社負責人。 張華 攝

                    在中國,像王秀梅一樣選擇了回到家鄉,在建設家鄉中尋找個人價值和意義的年輕人還有很多。拼多多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拼多多平臺已經累計帶動86000余名新農人返鄉創業,他們將在未來成為中國鄉村建設的核心力量。
                    在王秀梅返鄉的同時,一輪電商創業浪潮正在平利當地政府的帶動下,徐徐拉開帷幕。平利縣地處陜、鄂、渝三省市交界,自然資源豐富,同時也是“南水北調”的重要水源涵養區。為保證漢江“一江清水送北京”,平利縣在主體功能區規劃中被列為“限制開發區”,許多工業項目不能落地,多年來發展受到限制,平利縣也因此扣上了貧困縣的帽子。
                    此前,平利跟全國很多地方一樣,嘗試各種產業扶貧實踐,引入外部資本發展特色產業,但因為缺乏對市場的理解,且傳統經銷基礎薄弱,效果一直并不理想。


                2019年4月9日,國家扶貧辦社會扶貧司的指導下,陜西平利縣人民政府與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拼多多平臺)簽訂扶貧助農合作協議。張華 攝

                    2016年,在中央和省政府的支持下,平利縣正式被確定為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獲得了1500萬元的項目扶持基金。隨后,平利縣開始引進物流公司、培訓電商人才、設立專項基金,走上了鼓勵電商創業、快速發展電商的道路。
                    作為村里為數不多的幾個大學生之一,當時在村里掛職第一書記的縣政法委領導找到了王秀梅,“你是大學生,現在政策這么好,你得帶頭試試。”
                    經不住三番五次勸說,原本內心就有創業夢的王秀梅最終下定決心創業。
                    但從下定決心創業到最終摸索出“多多農園”這樣的合作社模式,王秀梅花了整整五年時間。
                    一開始,王秀梅決定把自己的一家淘寶店和當地特產絞股藍結合起來,開設一個絞股藍的專賣店。
                    盡管淘寶店開設運營了好幾年,但互聯網的流量日趨金貴,競爭也變得激烈。即使是看似冷門的絞股藍,同樣也有著不少的同類大品牌商家。品牌之間掀起的價格戰和流量投放讓不少中小企業沒有了入局的機會。
                    眼看著線上流量遇到困境,王秀梅被迫只能去線下碰碰運氣。此后幾年,王秀梅先是開設了一家線下門店,之后又通過加盟方式擴展到8家。線下門店資本重、投入高、擴張速度慢,剛創業的幾年,王秀梅并沒有嘗到甜頭。
                    而更重要的是,王秀梅在實踐中逐漸發現,對于當地農產品來說,需要的不是“單純的銷售渠道”。

                    借力新電商,與貧困戶共享創業成果

                    2019年4月,距離平利縣1800公里之外的云南保山,一種新型的扶貧模式“多多農園”正式落地,當地792名建檔立卡貧困農戶成為全產業鏈的利益主體。
                    這是多多農園的第一個項目。這種模式的關鍵,在于通過“電商+合作社”的模式,將貧困農戶聯結起來。貧困戶可以通過合作社來共享銷售收益,同時,合作社帶頭人負責運營店鋪,又保證了這些貧困戶可以安心生產。
                    此時,王秀梅也正逐漸意識到,雖然當地特產絞股藍很好,但卻面臨著幾個重要的難題。首先,是產品質量難以保證,而產品質量難以保證的原因,是因為雖然當地建起了一些線上線下的店鋪,但作為生產者的農民們卻無法共享這些收益。
                    平利縣存在的問題,也同時是很多地方電商脫貧生態遇到的難題。對于農民來說,這些電商店鋪只是一個銷售渠道,和每年開進田間收購的線下經銷商的卡車沒有什么不同。因此,沒能享受電商銷售的紅利,農戶們也沒有了生產和改進生產的積極性。
                    此時,通過直連消費端“最后一公里”和原產地“最初一公里”,云南保山的多多農園實驗逐漸有了成效。都市白領最愛的咖啡豆,從這里運出,直接寄送到城市的寫字樓里。減少了“中間商賺差價”,種植咖啡的直過民族傈僳族百姓也成為了電商店鋪的“股東”。
                    有了云南保山的成功案例,拼多多助農項目經理徐筱瑋接到了任務:要迅速把這一模式全面鋪開,借助拼多多已經培養和引導起來的數萬名新農人,去建立更多典型。
                    正是這樣的機緣巧合,2019年8月,在當地政府的引薦下,作為大學生創業代表的王秀梅遇見了正準備在當地考察的徐筱瑋。
                    此前,平利縣人民政府和拼多多已經在北京簽署了戰略合作,雙方將積極推動平利消費扶貧的發展。
                    王秀梅是拼多多的忠實用戶,喜歡在上面買很多日常用品。但提及開店,王秀梅心里還是沒底:之前的經歷讓她對電商有了一些畏懼心理,此外,她也擔心,如果只是開一個店鋪,好像并沒有什么不同?
                    “你帶隊做一個合作社,帶領貧困戶種植、加工,我們給你們啟動資金,你要做的,就是帶著大家一塊把品牌和銷售做好,把合作社做成新農商企業”,徐筱瑋說。
                    當年9月,王秀梅帶領51戶種植絞股藍的貧困戶組成了尋夢農園絞股藍合作社。多多農園資助了52萬元作為啟動金,對標現代企業管理制度,“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參與的51戶貧困戶全部成為了合作社的股東,他們為合作社生產適合電商銷售的絞股藍產品,并共同分享合作社的商業收益。


                ▲2019年9月,多多農園正式落地平利縣。拼多多無償投入52萬元資金,用于合作社建設、電商人才培訓以及絞股藍加工廠的建設等。簽約儀式上,王秀梅(左一)作為51戶貧困戶的代表,與拼多多簽署了合作社協議。  張華 攝 

                    有了啟動金,王秀梅所在的合作社先買來了一輛用來拉絞股藍的貨車,租用了當地的庫房,一個全新的合作社工廠得以建成和開工。與此同時,以合作社名義開設的拼多多旗艦店也正式運營。

                    做直播做產品,從合作社到新品牌

                    徐昌美是合作社的一名成員。因為母親常年生病,徐昌美難以外出打工。而在平利縣,外出打工是很多年輕人帶動家庭脫貧的共同選擇。當地政府相關人士曾透露過一組數據,留在家里做農業生產,一年收入最多幾千塊,而外出打工,一年能有一兩萬塊。
                    徐昌美加入合作社后,將家庭的20多畝絞股藍交給了合作社進行共同托管,實現集體生產和銷售。2019年,僅半年時間,徐昌美光賣絞股藍就收入了3萬多元,這還不包括合作社的分紅和其他勞務收入。
                多多農園是一次新的“電商+扶貧+生產組織形態”的系統創新,當地政府相關人士總結稱。這一個系統性的變革,為電商脫貧帶來了新的發展思路。
                    2020年2月,在合作社的拼多多店鋪開啟之后,王秀梅發現拼多多上線了直播功能。
                    王秀梅開始嘗試直播,自己做銷售員、做會計、做主播。


                ▲王秀梅正在拼多多上嘗試直播。今年2月開始,為了帶領51戶貧困戶順利脫貧,王秀梅走進了直播間。一個月下來,令王秀梅沒想到的是,效果還不錯,店鋪一度成為養生茶類目好評榜的第一位。

                    在向徐筱瑋請教之后,拼多多派出多多大學的培訓人員向王秀梅和合作社的貧困戶進行了遠程指導。此后,在拼多多做直播賣扶貧產品,成為了王秀梅的新工作。
                    去貧困戶家收購的間隙、工廠加工的絞股藍的片段、晚上回家沏一壺絞股藍茶,都成了王秀梅的直播內容。在直播中,王秀梅告訴粉絲們,自己的“每一片茶葉”都源自于貧困戶的手工采摘。
                    為了讓消費者相信產品質量,王秀梅挨家挨戶說服了合作社成員,“我們要給別人承諾,30天可以無理由退換貨,讓他們試喝”。王秀梅表示,扶貧產品的本質還是要回到產品上,很多人一開始不理解,覺得茶葉為什么要承諾30天試喝,但王秀梅覺得,要通過這種形式,讓成員們學習適應電商平臺的規律,懂得用戶思維。
                    很快,在王秀梅的努力下,銷量也逐漸上來,在一個月的時間,就成為了細分類目的好評榜第一名。


                ▲多多農園合作社工廠的車間上,也打出了“助推鄉村振興”的標語。 張華 攝

                    如今,在平利縣,受到王秀梅一樣的新農人啟發,大家紛紛以合作社的形式開始了“脫貧加創業”。拼多多數據顯示,平利縣在拼多多上開設的店鋪有接近1000家,除了絞股藍一樣的農產品之外,還包括了手工藝品、輕工業紙品、社區工廠產品等。
                    “電商不只是渠道,也是一種思維模式的轉變,”王秀梅表示,“我們只有把貧困戶的利益和電商結合起來,才能發揮最大價值。” 
                    類似的實踐,在陜西各地也逐漸開始推廣起來。4月23日,央視新聞聯合拼多多進行了一場“脫貧攻堅直播”,首批參與展銷的扶貧產品,來自全省32個扶貧生產合作社。這些合作社將農戶聯合起來,變成了“前方是網商,后方是貧困戶”的脫貧新模式。
                    4月21日上午,乍暖還寒的平利下了一場小雨,濕潤的空氣中帶有一絲寒意。
                    作為電商協會秘書長,王秀梅來到了當地錦屏社區的工廠。在這里,社區工廠里的主播們正準備在拼多多等平臺開始直播,而已經成為電商直播達人的王秀梅則現場幫忙調試設備。幾個小時后,習近平總書記也出現在了社區工廠里。
                    “受總書記的叮囑,我們要多培養一些鄉村網紅,要把我們平利的農產品賣到全國去。”王秀梅說。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